弟砍伤兄嫂畏罪投湖 祖屋赔偿金是导火线?-蓝可儿灵异事件

作者:中国真实灵异事件发布时间all:2020年06月04日 09:13:23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弟砍伤兄嫂畏罪投湖 祖屋赔偿金是导火线?

弟砍伤兄嫂畏罪投湖 祖屋赔偿金是导火线?

她指出,死者与这名女性来往亲密,据她了解,两人与一名7岁男童及数个月大男婴,4人于今年初搬到叻思乌达玛花园单层排屋单位,据悉该单位是该名女性密友的妹妹名下。

雪兰莪州弟砍伤兄嫂复自杀案;死者生前被指与男伤者不和多时,而死者生前追讨搬离祖屋后的赔偿金,与行动管制令执行期间没有收入,相信是命案的导火线。

叻思新村管委会主席陈进杰表示,死者生前是三名兄弟中最小的,他们还有一间祖屋业权仍未解决。

邻居不知兄弟不和死者一名邻居表示,死者的四十多岁女性密友,携带两名孩子南下首都看病后,就没有回家。

从事散工的死者,虽获得热心人士协助维持生活,但依然向伤者讨赔偿金;而随着此案发生,居民皆深感唏嘘。

案发前,两名伤者如常前往巴刹,不料遭到死者狙击受伤;不过,两名伤者已经清醒,可以说话。

与死者同居的女性密友,被指案发前一天离开后便没有回家。

根据通话内容,是死者向男伤者讨的钱不足,前者被指退休后,已把退休金用尽。

他指出,死者剖验报告证实死因是溺死,至于伤者的情况已宣告稳定。

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307企图谋杀条文,调查有关狙击案;至于疑犯自杀案,则从猝死角度调查。

村民表示,61岁死者罗木桦与遭他砍伤的65岁二哥罗木生,分别是雪兰莪州叻思亲善俱乐部会员与副总务,他们还有一名大哥,但已搬到吉隆坡居住。

伤者夫妇的住所,与死者的住所相隔800米,据他们了解,过去一年,死者仅通过电话与男伤者联络,但都不欢而散。

据了解,罗家兄弟多年前变卖父母留下的橡胶园后,三兄弟便分家;而在当地一起住在祖屋的死者与伤者,突然反目后,死者要求4万令吉赔偿,作为搬离祖屋给二哥居住的赔偿。

死者与当地一名女郎交往后,育有一名5个月大男婴;该女郎在餐馆洗碗,过去两个月没收入。

 

她说,在命案发生与警察登门查案时,才晓得死伤者两兄弟的关系不和。

周四(21日)上午7时许,因家产分配不均而不满,死者在雪兰莪州叻思新村趁兄嫂共乘摩哆车,享用早餐与买菜时,乘车埋伏在路边猛撞他们,复举刀攻击2人,他过后被发现乘车在距离案发现场15公里外坠湖身亡。

她说,她因为孩子上学,有到学校而曾与男伤者碰面,属点头之交而已。

两兄弟甚久没来往男伤者罗木生家人表示,他们对于长辈的恩怨不大了解,但男伤者与死者不和多时,双方甚久已没有来往。

不过,在无法达致共识后,死者被迫离开,所幸在该俱乐部一名好心理事安排下,租用小房间迄今3年;一些理事曾从中协调两兄弟的纠纷,希望将赔偿金下调至3万令吉不遂。

乌鲁雪兰莪警区主任阿沙警监表示,此案命案动机是不满家产分配问题而引起的,警方还在调查死者生前是否患有精神病。

死者乘车坠湖的地点,距离命案现场约15公里。

 狙击命案现场已被清洗,现场只有被冲洗后留下的摩托车机油与血迹痕迹。

陈进杰表示,死伤者曾为了祖屋问题而争执。




西晋第一个皇帝整理编辑)

专题推荐